傲世皇朝招商-总部电话:xxxxx 黄经理-波哥棋牌

傲世皇朝招商

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,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

  • 博客访问: 7154161274
  • 博文数量: 11080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0-20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,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90301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82441)

2014年(87021)

2013年(61792)

2012年(25824)

订阅

分类: it时代网

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,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,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,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,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,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

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,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,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,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,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,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  面对这速度快到了极点的一剑,那名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佣兵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抵挡的动作,最后在他那充满惊恐的眼神中,轻风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咽喉,直接将之洞穿,那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佣兵的咽喉另一头突破而出。。

阅读(63396) | 评论(33963) | 转发(94783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高靖翔2018-10-20

杨岚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

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。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,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。

高海10-20

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,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。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。

代小丽10-20

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,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。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。

曾雨蒙10-20

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,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。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。

张佳敏10-20

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,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。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。

邓妮10-20

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,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。  碧云天目光复杂的看着剑尘,叹了口气,道:“娘没事,翔儿啊…..唉….”碧云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向剑尘的目光很复杂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一丝丝痛苦。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